牡丹江教育学院学报

首页 > 杂志订阅 > 相关论文

《庄子·逍遥游》“鲲化鹏故事”考

  

 

摘要:《庄子·逍遥游》中的鲲化鹏故事是我国文学上一个重要的题材,本文从《庄子》《列子》中关于鲲鹏故事的记载、“鲲化鹏”思想、神话中“鲲化鹏”故事、现实中的“鲲、鹏”等几个方面着手,结合时代的角度来探究鲲化鹏故事的起源和演变,以期对今后研究有所增益。
关键词:《庄子》;故事;鲲化鹏;思想;起源
《庄子》这本书以其瑰丽奇特的想象,浪漫绚烂的文笔以及精深的思想成为我国文学史上和思想史上的一部奇书。从这本书产生以来,无数的学者对它进行了研究,论著层出不穷,关于它的论辩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一、《庄子》《列子》中关于鲲鹏故事的记载
《庄子》的开篇就是《逍遥游》,在论述思想时,首先就使用了鲲鹏这一故事:“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1]而稍早于《庄子》的《列子》一书中,却有这样的记载:“终北之北有溟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其长称焉,其名为鲲。有鸟焉,其名为鹏,翼若垂天之云,其体称焉。世岂知有此物哉?大禹行而见之,伯益知而名之,夷坚闻而志之。”[2]在这里,只是指出了在终北之北的溟海,有鲲和鹏,而并没有鱼化而为鸟,鲲化而为鹏这一说。这两个看上去极其相同的故事,因为这一点而有了本质的不同。庄子之所以要用鲲化鹏这个故事,并把它放在了整篇文章,甚至是整本书的开头,是有一定的意义的。
二、“鲲化鹏”思想
鲲化为鹏,是物物之间的互化,庄子用荒诞的语言,描述了这种浑然一体的、彼此不分的状态。鲲和鹏变化的环境是在自然这个大的环境中进行的,它的变化是任意而化,化为的物也是自然之中的物,并没有脱离自然而存在。因此,这种物物之间的变化还是自然的变化,是自然的涌现,是自然的存在。虽然庄子所描绘的鲲、鹏、溟海等一些事物和变幻奇诡荒诞,但是这些,也都存在于自然之中。而由于庄子思想与老子的思想是一脉相承而又在老子思想的基础上衍生,因而庄子继承了老子关于“道”的思想: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即在整个宇宙这个实体中,一切的物类,都存在于其中,他们在其中时时变动,永不停息,永无止境,不断地发展变化。在这些变动中,变为何物或化为何物,都是任意的,非人力的,瞬息万变,即达到一种逍遥的状态,“鲲化为鹏”只是一例,化为万物,也皆可。
三、神话中“鲲化鹏”故事
鲲化而为鹏就是在物化这种思想下产生的,而庄子又为什么选了这样的一个故事,它又有什么渊源和背景呢?首先需要对鲲和鹏的生存环境做一番说明。鲲是北溟里的大鱼,而北溟又是什么地方呢?且看下面两种说法:司马彪:溟,谓南北极也,去日月远,故以溟为名也。[3]“冥”本亦作“溟”,觅经反比海也。嵇康之取其溟漠无涯也,梁简文帝云窅冥无极故谓之冥,东方朔十洲记云水黑谓之冥,海无风洪波百丈。[4]从上面的资料中可以得出,所谓的北溟,就是极北之地的广阔的、窅深的大海。而南溟,则指南边的大海。由此可见,鲲和鹏生存的环境都是浩大的,广阔无垠的,这与它们以后所写的体格是相匹配的。而在我国,北方是代表黑暗阴寒之地,南方则是代表着温暖和光明之地。鲲化为了鹏,由北向南,由阴寒到温暖。如果说宇宙中的万物都是道之所生,都是道,那么姑且可以把鲲和鹏看做是道的化身。鲲化为鹏,由北到南的过程,也即是“道”的由混沌的、阴冷的地方逐渐到达光明,逐渐明晰的过程。在《列子》一书中记载的鲲和鹏是两个事物,可是到了庄子那里就成为了鲲化为了鹏,变成了一个事物,合二为一。这种借着自然而进行的千变万化,是庄子思想所有而列子所不具备的。鱼变为了鸟,鲲化为了鹏,这一事物的出现,既是庄子想象的产物,又基于原有的神话基础。在我国的神话传说中,有这样的一位神人,且看以下几条记载:《山海经·大荒东经》:“东海之渚中。有神,人面鸟身,珥两黄蛇,践两黄蛇。名曰禺豸虎。黄帝生禺豸虎,禺豸虎生禺京。禺京处北海,禺豸虎处东海,是惟海神。”[5]106在这里,禺京的父亲是人面鸟身,而作为儿子的禺京,也很有可能是人面鸟身。这就为禺京是人面鸟身找到了根据。《山海经·海外北经》郭璞注引一本云:“北方禺强,黑身手足,乘两龙。”袁珂先生怀疑“黑身”应是“鱼身”他认为“如果係“黑身”则“手足”二字便无意义,例如海外东经说雨师妾“为人黑身人面”却未说他“黑身手足人面”,因为既然完全是人的身体,自然就有手有足,用不着多说了。正因为身体并不是人的身体,手足却同于人的手足,才加以“手足”二字。
正如《海内北经》所记叙的陵鱼,是“人面手足鱼身”一样。作为风神的禺强是鸟身;作为海神的禺强,那就应该是鱼身。禺强字元冥(《海外北经》,郭璞注),而《庄子·逍遥游》所说的“北冥有鱼,其名为鲲,化而为鸟,其名为鹏。”的那条大鱼所居住的海,恰巧就叫北溟。可见海神禺强,本来就该是一条鱼。而“鱼”误为“黑”,又大有可能,所以说禺强的形貌应该是“鱼身手足”。[6]《山海经·大荒东经》记载:“北方禺疆,人面鸟身,珥两黄蛇,践两黄蛇。”[5]3在列子中也有这样的记载:“先圣毒之,诉之于帝。帝恐流于西极,失群先圣之居。乃命禺疆使巨鼇十五,举首而戴之,迭为三番,六万岁一交焉,五山始峙而不动。”《淮南子·地形训》云:“禺强(禺疆),不周风之所生也。”[7]“疆”和“强”亦读音类似,强和鲸亦是一声之转,故上面所提到的禺京、禺强、禺疆是为同一人。袁珂先生的《古神话选释》中对于禺疆的注释为:“禺疆:黄帝之孙,亦称禺京,是北海海神而兼风神,其形时或为鱼身手足,时或为鸟身人面。”[8]作为鱼身手足和鸟身人面的禺疆,他的外形也是可以互相转化的,由鱼身到鸟身。这和鲲化而为鹏,由鱼到鸟是一致的。作为海神的禺强,它是居住于海中,是鱼身。作为风神而又是鸟身的禺强,他又是可以飞翔的。这种攸忽变幻而又集于一体的形态,是禺强这位神人所具有的,这也为鲲化鹏找到了依据,虽然是脱离了现实而依托于神话的依据。
四、现实中的“鲲、鹏”
如果不从神话而是从现实的角度看鲲化为鹏这件奇诡的故事,鲲和鹏在我国现存的资料中都有记载。这些记载还原了鲲和鹏的原型。鲲:①古代传说中的大鱼。见“鲲鹏”。②鱼子。《尔雅·释鱼》:“鲲,鱼子。”郝懿行义疏:“凡鱼之子,总名鲲。”[9]③《类编》:或作鳏。《释名·释亲属》:“鳏,鲲也。”鳏、鲲字异,蓋古字通用也。鳏:《诗·齐风》:其鱼鲂鳏。传:大鱼也。亦作鲲字。《孔丛子·抗志篇》:“卫人钓于河,得鳏鱼焉,其大盈车。子思问曰:如何得之。对曰:吾垂一鲂之饵,鳏过而不视,而以豚之半,则吞矣。”鹏:①传说中的大鸟。②“鹏皆古字凤字也,鹏鸟象形,凤飞,群鸟从以万数。故以鹏为朋党字。鹏朋古以为凤字。”[4]2鲲不仅仅是大鱼,陆德明音义引崔譔“鲲当为鲸,简文同。”[4]2鲲为鲸,《释名·释亲属》和《诗·齐风》中已经说明鳏和鲲是通用字。又可以根据《孔丛子·抗志篇》中的记载,脱去神话的外衣,用现在的眼光来看,鲲就是一条大鲸鱼。如果上述的资料还是不足为证,那么从“鲸”字来反推,“鲸”字本身是“”字。:从鱼姜声。春秋传曰,取其鲵。字亦作鲸,羽猎赋作鲸,京,大也。鲸:或从京,古京音如姜。结合我国神话中的神人禺强(禺疆、禺京)又是鱼身,和“禺疆”的“疆”字发音一样,而又和“鲸”与“禺京”的“京”字又是声形俱似,古“京”音又如“姜”声,所以鲲是一条大鲸鱼是确定无疑的了。又因为鳏和都皆为雄鱼,因此从更小的范围来讲,鲲即是一条巨大的雄性鲸鱼。鲲的身份已经确定,那么鹏呢。鹏是大鸟,在我国本土活动的比较大的鸟就有鹏鸟,因此“鹏”极有可能是鹏鸟。而“鹏”“朋”古时又为“凤”字,凤又是我国古代传说中的神鸟,具体多大,也没有人见过。所以庄子笔下“鲲鹏”中的“鹏”也极有可能是庄子根据凤鸟的原形而描画出来的,所以“鹏”既有可能是鹏鸟,也有可能是凤鸟。
五、结合时代的角度看“鲲化鹏”故事
在庄子的笔下,鲸鱼变成了有着翼若垂天之云的大鹏,这种超越了自然的范畴,从现实的角度出发,是不可能出现的。在庄子的笔端这种超自然的出现,一方面与庄子的思想和想象分不开,而另一方面,它也有一定的现实基础。在我国古代,在海中,海鲸是人们所常见的最大的鱼,常常使海上出行者觉得其神秘莫测。而出行者为了使他们的旅途平安顺利,为了祈求平安,就以鲸鱼作为崇拜的对象。中国的膜拜又是离不开神的膜拜,在海中,禺京又是海神,人们自然就祈求海神禺京给予庇护,久而久之,也就有了对海神禺京的膜拜。禺京又是时或为鱼身手足,时或为鸟身人面的神人,就把海中最大的鲸和空中最大的鹏作为其化身,加以膜拜。再加上大海的变幻莫测,大海海水的涌沸,海动时所伴随的大风,都让人觉得它的神秘。所以“今海濒之俚歌,犹有六月海动之语,海动必有大风,其水涌沸,自海底而起,声闻数里。”[10]大海的神秘奇幻,再加上中国古代劳动人民对不能解释的自然现象的想象,导致了把海神和这些海上的自然现象结合起来。这个故事到了庄子的笔下就有了鱼化而为鸟,鲲化而为鹏的故事,就产生了一幅极其恢弘的充满着神话浪漫色彩的场景。六、结语庄子用“无端崖之辞”的言语描写了鲲化鹏的故事,在庄子以后,更为无数的骚客文人所引用,从中汲取养分,这个题材在我国文学中反复的出现,成为了一个常见的现象。它和庄周笔下的其它故事一样,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人,发人深思。在以后的演变中,“鲲鹏”中“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的“鹏”的形象逐渐的定型,成了奋发、雄伟等一些词的代名词,这些又和逍遥游中大鹏由北向南,由阴暗到光明是吻合的。更深一步,在追求道的道路上,这种奋发的精神,无论是庄子笔下的大鹏还是以后的文人笔下的大鹏,它们所蕴含的含义也是基本相同的。
[参考文献]
[1] 王叔岷.庄子校诠[M].北京:中华书局,2007:3-4.
[2] 严北溟,严捷.列子译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116.
[3] 杨柳桥.庄子译诂[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5.
[4] 陆德明.日藏宋本庄子音义[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1.
[5]郭璞,注;毕沅,校.山海经[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106.
 

本文由牡丹江教育学院学报整理

期刊简介

主管单位:黑龙江省教育厅
主办单位:牡丹江教育学院
国际刊号:ISSN 1009-2323
国内刊号:CN 23-1462/G4
刊期:月刊
开本:大16开
语种:中文
发行:全国公开
(2019版)复合影响因子:0.117
(2019版)综合影响因子:0.035
创办日期: 1983年
刊社地址:黑龙江牡丹江市华光街476号
投稿邮箱:mdjjyx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