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教育学院学报

首页 > 杂志订阅 > 相关论文

浅析《灶神之妻》中的男性形象

  

要:谭恩美在小说《灶神之妻》中塑造了两类男性形象:华裔男性形象与美国男性形象。以文福为代表的华裔男性形象邪恶残暴,是典型的恶棍形象;以吉米为代表的美国男性形象则是英雄和绅士的化身。作者对于华人男性的否定和对于美国男性的肯定与追捧,侧面表现了自己的立场和价值观念。

关键词:《灶神之妻》;男性形象;谭恩美

《灶神之妻》的作者谭恩美是一位美国华裔女作家,她用自己细腻的笔触书写了华裔的故事。这些故事大多数表现了女性间的情感纠葛、母女间的矛盾等,对于男性刻画得较少;但是小说中还是有一部分内容描写男性的,作者对华裔男性的态度与美国男性的态度,反映了自身的情感价值倾向。

一、《灶神之妻》的故事简介

《灶神之妻》的故事主线是一对母女,主要讲述了母亲雯妮的坎坷生活经历。雯妮出生于解放前中国的一个富裕家庭,原本生活得衣食无忧,但是她的婚姻生活极其压抑和痛苦。雯妮在19岁时,由家庭包办嫁给了文福。雯妮的婆婆是一个非常封建传统的人,告诉雯妮女人对丈夫就应该害怕、顺从,导致雯妮过着忍辱负重的生活。雯妮在家里根本就没有地位,精神上压抑痛苦。她的丈夫文福也是一个非常蛮横的人,结婚之后的他更是变本加厉地对雯妮实施虐待,在精神与肉体上对其进行折磨。雯妮对丈夫一直都是忍让的,希望丈夫明白自己的苦心,可是文福始终对其拳打脚踢、并且背着她在外面乱搞。雯妮在一次流产后经受丧失孩子痛苦的时候,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应该起来反抗,要为自己的幸福负责。后来雯妮遇到了她的第二任丈夫吉米。吉米是一个美国的飞行员,高大潇洒,精力充沛,对人态度也十分友好。雯妮与吉米在一个为美国飞行员举办的庆功会上相遇、相识,吉米比文福更有人情味,也更加绅士,谦逊优雅。雯妮与吉米很快陷入了爱河,她骨子里的韧劲、对于人格平等与幸福的追求此时也被激发了,毅然地与文福离了婚。雯妮从苦难的婚姻生活中走了出来,离开了战乱中的中国,到了美国这个自由的国度,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二、《灶神之妻》中的华裔男性形象

既然小说名为“灶神之妻”,作者在这里也就是将“灶神”这一形象给予了文福,将灶神之妻形象给予了雯妮。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灶神是一种非常独特的神,能够给人们带来好运与幸福。民间有祭灶的传统,传说中的灶神张单认为自己是一家之主,妻子对于自己必须是任劳任怨,完全顺从,自己则可以不顾道德约束胡作非为。看上别的女人之后,就休掉妻子,妻子还必须忍辱负重,不能说违背他的话。古代神话传说凸显了我国家庭中男尊女卑的思想,这部小说中同样凸显了这样一种思想,下面我们就结合具体文本来分析其中的华裔男性形象文福。小说中的文福为了钱财娶了雯妮。文福这个人本身就是一个品质恶劣、非常蛮横的人,在结婚不久就显示出了自己的本性。他几乎每天都要妻子与自己过夫妻生活,更强迫妻子说出有关女人身体部位的肮脏字眼。当妻子不顺从他时,他就将妻子赤身裸体地赶出门外,并且还要让妻子低声下气地去求他,说是自己的错。他还不满足,瞒着妻子在外面寻花问柳,变卖妻子的嫁妆来取悦妓女。文福趁着妻子外出,将妻子的十几岁的女仆给糟蹋了。更为无耻的是,文福在住院期间,也想要妻子,妻子感觉十分难为情,不愿这样做,文福对此十分恼怒,对妻子大发雷霆。对于妻子的人身自由,文福也是强加干涉,妻子和别人跳舞被他看到,他竟然这样说:“他对我挥舞这手枪,好了,现在求我不要休掉你吧。”“磕头,说你保证做一个听话的老婆。”由这些话中我们不难看出文福事事要求雯妮遵从他的意思,强迫她顺从自己。甚至在他们即将离婚的时候,文福竟然禽兽不如地强奸了雯妮,给雯妮留下了深重的心理阴影。他的恶行如此之多,数都数不过来,令人感到恶心与愤怒。文福在小说里是典型的恶棍形象,丧心病狂地玩弄女性,人格心理严重扭曲,做出一系列龌龊的行为,令人发指。

三、《灶神之妻》中的美国男性形象

《灶神之妻》中另一类男性形象就是美国男性形象,他们的形象塑造与华裔男性形象的塑造有着截然不同的差别,对比非常明显。他们通常是以绅士、英雄的形象出现的,凭借着自己的才华与魅力吸引了许多华人女性。小说中最重要的美国男性形象就是雯妮的第二任丈夫吉米。吉米是一名美国飞行员,长得高大潇洒,深受女性的喜欢。在庆功舞会上,许多漂亮姑娘都向吉米扑来,但吉米并没有像文福那样勾引这些姑娘,而是忠心于雯妮。他爱雯妮并忠心守护她、保护她,温暖着雯妮那颗遭受过摧残、虐待的心,最终实现了自己的承诺,将雯妮带到了美国。这里的美国男性吉米是一个英雄与绅士的化身,充满着人性的光辉。四、《灶神之妻》中中美男性形象差异分析《灶神之妻》中中美男性形象差异极大,作者在这里明显地赞美了美国男性。这是有原因的,下面我们就运用形象比较文学形象学来分析这两者的形象差异。比较文学形象学以不同地区形象作为比较的对象,将不同地区的形象进行阐述,并反映出深层次的文化与社会思想意识形态。作家通过描述文化现实,将人物形象塑造出来,表明人物所处的环境与文化形态。谭恩美在其小说《灶神之妻》中,弱化了华人男性,重点突出美国男性的优异之处,又对于自身进行了深刻的反思。谭恩美笔下的男性,存在着明显的等级之分,这种等级是由他们的受教育程度与所处的文化环境所决定的,作者从时问、空间两个维度对这些男性做了描述与比较。首先从时间维度来看,谭恩美笔下的男性所处的环境都是旧中国,《灶神之妻》中的文福也不例外。旧中国时期,属于封建社会时期,父权占统治地位,女性必须从属于男性,地位十分卑微。而美国男性所处的社会大背景基本上都是民主的、具有现代化特征的,社会制度等方面都比较先进。这种社会下的男性一般都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工作体恧,家庭幸福。两者对比下,美国男性显然具有更大的优势。从空间维度来看,小说中的中国男性大多数生活在生产力不是很发达的小城镇或是小乡村,美国的男性则主要是生活在高度文职的现代社会。

空间地域上的差异再次进行对比,我们可以得出:中国当时的村镇地区是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美国是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经济;中国是旧式的私塾教育,美国是先进的高等教育;中国依然是传统文化占主流,思想保守落后,美国则是民主、自由的国家。从各方面来说,中国的社会都远远落后于美国。由这些时间与空间上产生的差异,我们就不难看出《灶神之妻》中作者对华人男性与美国男性截然不同的描写与态度都是有原因的。作者在人物形象与物像的刻画上,明显偏向丁二美国的男性。他们多数是以正面形象出现的,外貌以及所表现出的性格气质都是非常好的;而华人男性则都是以反面形象出现的,与前者形成了较大的反差,作者重点表现出华人男性残暴与邪恶的一面,两者形成鲜明对比。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无论是对于美国男性还是对于华人男性,女性都是居于附属地位,生活在男性的阴影之下。作者之所以对华人男性与美国男性的描写与态度有明显的差异,有一部分原因还是作者本身对于中国社会以及男性没有全面细致的了解,在塑造中国男性时,难免会有一些偏颇。另外作为在美国的华人作家,要想取得一席之地,就必须迎合美国读者的口味与兴趣,获得美国读者的赞同,谭恩美对于华人男性的否定,以及对于美国男性的肯定与追捧,侧面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与价值观念。但是这种对华人的负面描述在一定程度上有失公平,会误导美国人对中国人特别是男性形成错误的认识。

[参考文献]

[1]郭海霞.美国华裔女作家作品中的沉默主题探析——以《女勇士》和《灶神之妻》为例[J].外国语文(四川外语学院学报),2014,30<4):13 16,66,

[2]魏青.《灶神之妻》:异质文化与多元文化[J].电影文学,2010(10):108109.

[3]赵昱荣.“恶棍”与“英雄”——从形象学角度解读谭恩美笔下的男性形象[J].惠州学院学报,2014(4):6164.

[4]廖晓雪.浅析谭恩美小说中女性眼中的男性形象[J].现代企业教育,2014(22):402402.

[5]躅琼.An Analysis of the Other in The Joy Luck Club from thePerspective of Orientalism[D].长沙:长沙理工大学.2012.

 

 

 

 

 

本文由江教育学院学报整理    

期刊简介

主管单位:黑龙江省教育厅
主办单位:牡丹江教育学院
国际刊号:ISSN 1009-2323
国内刊号:CN 23-1462/G4
刊期:月刊
开本:大16开
语种:中文
发行:全国公开
(2019版)复合影响因子:0.117
(2019版)综合影响因子:0.035
创办日期: 1983年
刊社地址:黑龙江牡丹江市华光街476号
投稿邮箱:mdjjyx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