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教育学院学报

首页 > 杂志订阅 > 相关论文

论张爱玲小说《金锁记》中主人公的女性意识

  

摘要:张爱玲是我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位卓越的女性作家。在中西方文化的相互熏陶下,张爱玲的作品中充满了强烈的女性主义意识。在她笔下描绘的更多的是女性的凄惨命运。文章通过对张爱玲的代表作《金锁记》中曹七巧通过畸形的手段所体现的女性意识以及产生其畸形状态原因的分析,试图发掘造成女性悲惨命运的原因,呼吁人们关注女性世界。

关键词:女性意识;《金锁记》;曹七巧

张爱玲作为我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位优秀的女性作家,无论其个人还是她作品中的女性形象都拥有着独特的女性意识。张爱玲用其女性独特的视角揭示着饱受封建思想残害束缚的女性悲惨命运。作于194310月的《金锁记》被公认为是张爱玲中篇小说之精髓。这部作品中张爱玲把探寻女性不幸的眼光投向女性自身。《金锁记》中的女主人公曹七巧在男权社会占统治地位的历史背景下,在一场畸形的婚姻当中,她迷失了自我,扭曲了人性,最终害了别人更害了自己。本文将对《金锁记》中女主人公曹七巧的畸形的心理和手段下所体现的女性意识进行深入的分析,试图发掘在女性解放运动中女性自身悲惨命运的根源以及对后世的启发。

一、曹七巧以报复手段寻求安慰

曹七巧正是在父权制度下寻求女性自我反抗的牺牲品。从一开始嫁给一个残废的姜家二少爷,就注定了她悲惨的命运。曹七巧起初是一个可爱的年轻女孩,怀揣着对美好生活的无限憧憬。但由于她“守活寡”的畸形婚姻,卑微的经济社会地位,最终沦为金钱和性欲的牺牲品。最终曹七巧以一种畸形的报复状态面对周围的每一件事和每一个人,她采取了以牙还牙,报复社会的极端手段。对于爱情和自由的过分追求导致了曹七巧心理畸形,也促使曹七巧迸发出了无限的复仇欲望。曹七巧面对畸形的婚姻,残废的丈夫,她渴望爱情,并寄希望于风流的三少爷姜季泽,然而这唯一的期盼也被姜季泽无情扼杀。曹七巧最终将自己所有的不幸都报复到了自己儿女的身上。曹七巧本身是一个悲剧,随之靠着她疯狂的报复手段带给更多人悲剧。面对儿子长白幸福的婚姻,曹七巧认为这是对自己畸形婚姻的无限讽刺,她的嫉妒促使她想尽办法挑拨儿子与儿媳妇的关系,又给儿子讨了一个小妾,让儿媳妇成为另一个无爱的“曹七巧”。最终,儿媳妇被残酷的精神折磨所致死,随后这位小妾也自杀了,最终也毁了自己的儿子。而曹七巧同样也没有放过自己的亲生女儿长安,亲手毁掉了女儿的幸福。曹七巧先是给女儿长安裹脚,以此来束缚女儿的自由。曹七巧变态的心理更是见不得女儿拥有幸福的恋情,更别提美满的婚事。当着提亲人的面骂长安是不是肚子里有见不得人的东西,自然也没有同意女儿和童世舫的婚事。长安彻底成为了曹七巧畸形的报复中的牺牲品。曹七巧在情欲的压迫下,心理扭曲变态不平衡,要报复要破坏,不惜牺牲儿女的幸福,最终毁掉了儿女的一生。

二、曹七巧一味地追求金钱和权利

曹七巧虽然出身卑微,但她与其他男权制度下的女性大不相同,她没有像其他男权制度下的女性那样逆来顺受,而是试图超越不合理的社会。封建的思想束缚着曹七巧,在她的无爱的生活中,现实扼杀了她最初的梦想,最终导致她认为金钱和权利才是幸福的象征,而为了这所谓的幸福,她不顾一切地追求,却无法自拔一步步地走向深渊。在曹七巧的世界中,爱情没有任何的保障性,因为她从来就没有得到过;家庭没有任何的保障性,因为它是毫无价值的;只有金钱是她唯一的信仰。饱受精神的痛苦,心灵的空虚,姜府留给她的遗产也成为她唯一的寄托。而从曹七巧这一冷酷残忍的形象中,我们可以看到在父权制度下,若一个女人掌握了经济大权,她同时也被改造成了男权社会的帮凶。尽管曹七巧牺牲了自己的幸福和青春,最终换来了金钱和权利,但她最终也丧失了美丽善良的人性。在曹七巧的生活关系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赤裸裸的金钱关系。为了钱,七巧的亲哥哥将她卖给一个残废的姜家二少爷。为了钱,又是她的兄嫂一次次虚情假意地来看望她。七巧意识到钱是她唯一可以信赖的东西。她疯狂地积累钱财,最终熬到了可以凭借手中的财富对别人呼风唤雨的时刻。曹七巧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于她的黄金梦中。然而,她早已失去了她的善良,留下的是一个疯狂的寡妇守财奴。她不能忍受自己的钱财被消耗,为了不损失自己的钱财,曹七巧让女儿长安不得不选择退学。而面对给女儿长安上门求亲的人家,七巧觉得对方是为了她的钱财而来。而在面对姜季泽的哄骗,曹七巧也是时时刻刻提防她的钱财,最终识破姜季泽的阴谋。曹七巧因为钱毁掉了自己的青春和一生的幸福,因为钱失去了自我和那颗本来纯真的心。更是因为钱,葬送了女儿的幸福。她虽然最终拥有了财富,却也成为了金钱的奴隶。

三、曹七巧畸形变态的母爱

面对命运的不公,理想的破灭,曹七巧将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到了她的下一代身上。长期的压抑早已迷失了她那颗作为母亲应有的心。她甚至无法忍受她的儿女得到她所得不到的东西。人们经常讲:“虎毒不食子”。然而,曹七巧已经失去了她最基本的母爱。黄金、权利改变了她的地位,也彻底改变了她的人性。她不再是她自己,母亲不再是母亲。在传统的父权制度下,男性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母亲大多是温柔善良,慈爱有加。而张爱玲在《金锁记》中将母亲的形象进行了彻底的颠覆,甚至让母亲成为父权制度下的又一代言人。姜家老太太掌控着姜家大权;随后,七巧也以同样的管理方式对待对于自己的儿女。她对自己的儿子纵容、放任,把儿子调教成一个无能懦弱的人,目的就是让儿子没有能力接管姜家的财产和管理权。七巧为把儿子留在身边,给他吸食大烟。在曹七巧的眼里,长白不仅仅是她的儿子,也是唯一一个他可以信赖的男人。她为儿子娶妻,却又无法忍受儿子儿媳的幸福婚姻,最终逼死儿媳。对于女儿,曹七巧更是丧失了母亲应有的爱。如果说对于异性的儿子长白,她尚且还存有一些关爱,即便这种爱也是自私的变态的。那么,对于作为同性的女儿长安,她的所谓的母爱则是嫉妒性的、摧残性的。七巧把女儿的婚姻幸福视作一种讽刺,一种敌意。她想尽一切办法阻止女儿和童世舫的恋爱婚姻。对自己的女儿进行大肆的讽刺污蔑,甚至不惜毁掉她的一生。在曹七巧的跟里,长安哪里是她的亲生女儿,分明是一个遭她嫉妒的女人。

曹七巧对于儿女的母爱近乎于变态。因为自己的不幸导致无法忍受他人获得幸福,即便是自己的亲生儿女也无法逃脱她的嫉妒和仇视。曹七巧为自己对儿女所做的残酷行为进行自我开脱,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保护他们免受伤害。可笑之处就在于真正伤害他们的恰恰是她这位所谓的母亲大人。四、产生曹七巧畸形状态的原因曹七巧以总总极端的手段寻找着自身的价值,实现着自己在家庭中社会中的地位。然而在那个男性为中心的社会里,饱受男权社会思想的禁锢,最终导致了自身的迷失。虽然说曹七巧的女性价值的实现是畸形的,但也体现了在男权社会中受压迫的女性的反抗精神。而产生曹七巧畸形状态的原因却是复杂的。首先,当时的社会环境是造成七巧畸形状态的原因之一。当时的社会父权思想占有主导地位,虽然当时民主自由的思想开始萌芽,但还不足以撼动父权思想的地位。这就导致七巧作为弱性群体的女性只有通过父权般的残忍手段才能获得父权般的地位,也就是所说的以牙还牙,最终也导致了她A我人性的消失。其次,畸形的家庭环境也导致了七巧的畸形心理,残废的丈夫二少爷以及令人失望的三少爷也导致曹七巧希望的彻底破灭,以致采用极端的手段来弥补内心的缺失。第三,曹七巧的个人原因也造成了她的畸形状态。出身卑微的她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所以无法采取正确的手段实现自己的价值;周围狭隘的世界也封锁了她探寻自我的机会。

总之,生活在一个无爱的世界里,饱受着身心的压抑,最后达到了精神的疯癫,也许是那个时代那个社会女性的悲哀吧。本文通过分析张爱玲代表作《金锁记》中的曹七巧的女性意识,加强对张爱玲及其人物形象女性意识的进一步理解。生长在不同时代环境下的女性,在追求女性独立与解放的道路上,虽然有着不同的认知、不同的方式,但最终的目的却是一致的。女性都是为了实现自身的彻底解放,获得独立平等的社会地位。在当今的社会,男女不平等的现象仍然存在,女性需要依靠自己的力量独立起来以追求真正的自我价值。

[参 考 文 献]

[1]傅雷.论张爱玲笔下人物悲剧命运的构成因素[J].连云港教育学院学报,2003(12).

[2]黄萍.高压下的病变与疯狂[J].江苏科技学院学报,2003(11).

[3]张爱玲.张爱玲经典作品选——金锁记[M].北京:当代世界出版社,2002.

 

 

 

 

 

本文由江教育学院学报整理    

期刊简介

主管单位:黑龙江省教育厅
主办单位:牡丹江教育学院
国际刊号:ISSN 1009-2323
国内刊号:CN 23-1462/G4
刊期:月刊
开本:大16开
语种:中文
发行:全国公开
(2019版)复合影响因子:0.117
(2019版)综合影响因子:0.035
创办日期: 1983年
刊社地址:黑龙江牡丹江市华光街476号
投稿邮箱:mdjjyx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