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教育学院学报

首页 > 杂志订阅 > 相关论文

井伏鳟二小说的陌生化叙事与美学向度研究

  

摘要陌生化叙事是一种通过打破读者感知的自动化 、机械化 、习惯化 ,在文本与读者 间筑起高墙 ,延宕理解 ,从而让读者获得全新感受的文学表现手法 。 日本现代著名作家井伏鳟二 一生著述甚多且佳作甚丰 ,在日本文坛影响力极大 。 他深谙文学创作技巧 ,在诸多作品创作中通 过运用陌生化的叙事手法构建起井伏文学陌生化的美学体系 。 以其代表作为例 ,通过细读文本 、 文本比较等方法从叙事语言的陌生化 、叙事视角的陌生化以及叙事结构的陌生化三大视角考察 井伏鳟二小说的陌生化叙事技巧 ,并深入探讨陌生化叙事的美学向度 。

关键词陌生化叙事 ;精神突围 ;美学向度

、引言

所谓陌生化 ,简而言之即日常到非日常的转 换 ,通过将人们所熟知的日常风景 、事物以及语言 经过处理变得非日常化 ,从而获得新鲜感的一种效 果技术 。 文学作品中的陌生化是由俄国形式主义 理论家什克洛夫斯基通过对文学形式进行多重考 察研究而得出的概念 。 通过陌生化表现手法 ,使得 读者在脑海中形成存在与认识之间的时间差 ,延宕 了审美的时间 。 纵观世界文学长河中流淌的诸多 佳作 ,什克洛夫斯基建立的陌生化理论在世界文学 的诸多作品中有所诠释 。 日本文坛在文学创作中 善用陌生化技法的作家也较多 ,如芥川龙之介在短 篇小说《罗生门》中叙事视角的陌生化处理 ,夏目漱 石在小说《我是猫》中的陌生化语言及陌生化视角 的运用 ,大江健三郎在小说《饲育》中陌生化技巧的 运用等 。 同样 ,井伏鳟二也是一位善于在文学创作 中运用陌生化叙事技巧的日本现代著名作家 ,他将 陌生化的语言表达 、陌生化的视角设定 、陌生化的 复型结构融为一体 ,从而使作品产生反讽 、隐喻等 联动功效 ,内气勃发 、张力四溢 ,彰显出美学效应 。

、独白 、对话的诙谐与荒诞之美

独白与对话的诙谐是井伏文学的标志性特征 之一 ,早已为日本文坛津津乐道 ,反复研读 ,对其诙 谐文风追根溯源 ,不难发现主要缘于语言表达的高 度质感 。 无论是处女作《山椒鱼》 ,还是反战力作 《遥拜队长》 ,无不让人深感井伏鳟二驾驭语言的高 超艺术 。

(一)雅俗共存中的尊大与恶意 “雅”与“俗”是美学思想中一对互为对立又相 互统一的具有辩证逻辑的审美观念[1] 。 “雅”与 “俗”的共存是“雅”与“俗”关系中相对平衡的中间 状态 ,是哲学层面的互生与共生 。 《山椒鱼》对待自 我的“雅”与对待他者的“俗” ,仿佛同时兼备文人与 流氓的特性 ,“雅”中显尊大 ,“俗”中露恶意 ,亦正亦 邪 ,构成山椒鱼的双重人格 。 开篇首句独白以夸张 的口吻说道“这是多么失策啊 !” ,从语言表达的本 身而言 ,“失策”与“失败”含义不同 ,主要指想法 、方 法运用不当而导致错误 。 在作品中的主人公山椒 鱼看来即将直面窘境 ,遂以独白的形式表现出来 , 但独白中的字里行间无不显示出话者的优越与尊 大 ,作为读者而言更多地是感受到滑稽与诙谐 。 关于山椒鱼的“俗” ,作品着墨较多 。 在山椒鱼 的眼中 ,他者永远是“俗”的代言 。 小鱼是“多么极 不自由的小东西 !” ,小虾是“整天忧心忡忡 ,毫无出 息的家伙 。” 而山椒鱼的恶意主要表现在青蛙的登 场 。 一只青蛙不小心落入洞中 ,山椒鱼用头堵住洞 口 ,故意让青蛙出不去 。 “我要在这里关你一辈 子 。”一句话尽显山椒鱼的俗不可耐 ,当然山椒鱼的 恶意并非与生俱来的 。 秋枝美保认为“幽闭的岩洞 的大小与山椒鱼精神活动的广度相重合 ,使得山椒 鱼的精神活动明显缩小[2 ] 。 一言以蔽之 ,岩洞并非 是考究生存意义的地方 ,而是变成产生无意识恶意的地方 。 无论是雅也好 ,俗也好 ,《山椒鱼》中的独 白和对话无不耐人寻味 ,从根本改变了读者固有的 阅读感受 ,带来一股陌生化的效果 ,彰显幽默诙谐 , 营造出一股荒诞的美学效应 。

(二)妄言妄语中的毒瘤与余孽 《遥拜队长》是井伏鳟二反战小说中的代表之 作 ,主人公冈崎悠一独白与对话中彻头彻尾的妄言 妄语 ,皆是从读者日常用语中所剥离开的不为读者 所熟悉的非日常用语 ,改变了读者潜在的 、钝化的 审美体验 ,带来陌生化的奇异之效 。 作品在叙事中 对于冈崎悠一就餐时的着墨尤为引人入胜 。 一对 着饭桌就会突然端正坐姿 ,念到“一 、军人应尽忠节 ⋯ ⋯ ” 。 关联词“一 ⋯ ⋯ 就”是一组表示条件关系的 关联词 ,此处是作家刻意为之 ,隐射出军国主义对 军人的洗脑程度 。 作为一位精神障碍患者却可以 滔滔不绝地背诵军人赦谕 ,可见军国主义的毒瘤已 然在这位中尉军官心中根深蒂固 。 作品叙事中冈 崎悠一与其母生活片段中提及他每每从母亲手中 接过香烟之时 ,必定面向东方作遥拜之礼 。 冈崎悠 一与村人的对话则更让人忍俊不禁 ,患有精神障碍 患者的他会错以为自己仍是中尉 ,对村子的人发号 施令 ,“冲锋”“卧倒” ;与外村人的对话同样荒诞不 羁 ,冈崎悠一与外村收木炭青年偶遇 ,抓住青年肩 膀呵斥道 :“卧倒 ! 前面是敌人 !” ,青年如丈二和尚 摸不着头脑 ,“干什么 ? 别胡来 !” ,“要反抗吗 ? 混 账 ,要说废话 ,就宰了你 。”一系列荒唐的语言描写 内嵌于冈崎悠一的独白到村人或外村人的对白中 的妄言妄语中 ,从一个侧面高度强调冈崎悠一是军 国主义余孽 ,给读者带来陌生化的感受 ,让读者瞬 间体验到作品表达的荒诞之美 。

、叙事视角中另类人的精神突围与悲情之美

作家长于在小说创作中 ,营造别样的世界 ,试 图摆脱现实的压抑寻求精神的突围 ,从而使心灵得 到释放获得所期盼的精神自由 ,以此构建自我的认 同 。 井伏鳟二在诸多文学叙事中 ,采用另类人视角 的陌生化叙事策略 ,力求从另类人的精神突围视域 中眺望自我抗争的意义 ,以此表现对现实的鞭挞 。

(一)动物隐喻的多重指向 隐喻也称暗喻 ,是文学创作中常用修辞手法 。 其主要机能在于能够针对文本阐释的各种复杂意 义曲折隐晦地加以传达 。 《山椒鱼》中的主角山椒 鱼的隐喻表现为多重指向 。 而这样的文学手法无 疑能够起到很好地渲染情感与氛围的效果 ,有助于 推进叙事的张力 。 山椒鱼喜欢将自己的脸贴在岩 洞口 ,眺望外面的精彩世界 ,在描述从岩洞中的黑 暗之处眺望洞外明亮之处时 ,山椒鱼被隐喻为知识 和理论先于行动 ,缺乏行动力 、只会纸上谈兵的知 识分子形象 。 山椒鱼嘲笑小鱼的不自由 ,嘲笑小虾 只会忧心忡忡毫无出息 ,它不自觉地摆出一副无比 尊大的姿态 ,用一种近乎无情的目光扫视这些小动 物 ,并对它们进行一番评头论足 。 此时 ,山椒鱼被 隐喻为只会强词夺理的评论家 ;也曾努力试图出 洞 ,失败之后连目光也变得蛮横 ,对周围的小动物 不断地贬低 。 山椒鱼在幽闭的岩洞中 ,不停地发泄 各种不满 ,对待他者一律秉持嘲笑的态度 ,但不可 否认山椒鱼自身也烦恼和郁闷不已 ,固守着这一生 存模式 ,从这一角度而言 ,山椒鱼又被隐喻为墨守 成规的保守派 。 呈现隐喻多重向度的山椒鱼不禁 让人感受到它的命途多舛 ,作品通过塑造这一鲜活 的主角形象 ,以另类人叙事视角呈现出陌生效应 , 让读者感受到获得了一种情感体验上前所未有的 悲情审美的酣畅感 。

(二)精神障碍者的窘困之境 反战力作《遥拜队长》将视角转向精神障碍者 的生活日常 ,通过对精神障碍者日常荒谬行为的描 写 ,为其寻找精神突围之路 。 战时的遥拜队长冈崎 悠一表面看似威风凛凛 、风光无限 ,实则精神层面 根本没有真正的自由 ,早已被套上军国主义的枷 锁 ,俨然就是军国主义的毒瘤 ,是一具行尸走肉 。 他常常率领士兵朝着东方遥拜日本天皇 ,这是一种 受到精神控制完全丧失自我的不由自主的“自觉意 识” ,而作品描写冈崎悠一复员回乡后的生活日常 , 对于其疯疯癫癫的言语着墨较多 。 村里人对于冈 崎悠一的精神障碍病能够理解 ,而毫不知情的村外 人则辱骂其为军国主义的亡灵 ,法西斯的余孽 。 冈 崎悠一在村中日常生活中对着东方进行遥拜 ,吃饭 时端正姿势背诵军人赦谕 。 “冲锋”“卧倒”“要跑 , 就宰了你”等口头禅 ,以叠加形式将精神障碍者冈 崎悠一荒诞的语言表达聚焦与此 ,毋庸置疑 ,荒诞 的语言表达背后实则蕴含着深刻的悲剧性 ,展现出 人物的沉沦与痛楚 ,让读者无不深感人物的精神困 窘之极 ,深刻表现了陷入迷茫与窘境之渊的人如何 寻求救赎的苦难之路 ,营造出浓浓的悲情氛围 。 而 作家正是将冈崎悠一寻求精神突围之路的心路历 程通过这一悲情的释放 ,营造一种悲情的美学意 境 。 其目的无外乎在于渲染战争的残酷 ,有力地抨 击军国主义的残暴与无情 ,表现出强烈的反战思 想 。

、复型叙事结构的微化 、跳宕与延宕之美

叙事结构是文学作品的脉络和骨架 ,作品情节 的组合方式 ,更是读者阅读作品的基础 。 传统叙事 往往以直线型逻辑建构作品的基本架构 ,即“开端 、 发展 、高潮 、结局”[3 ] 。 井伏鳟二的代表作《山椒 鱼》 、《遥拜队长》以小框架式复型叙事结构层层递 进 、逼近却又回避直入主题 ,通过舒缓的节奏对人 物情绪进行强化 ,渐进式推进故事发展 ,在凸显主 题 、深化意蕴的同时延宕了小说的叙事 ,使得小说 呈现出别具一格的延宕之美 。

(一)《山椒鱼》叙事结构的微化 清代李渔有句名言“开卷之初 ,当以奇句夺 目” 。 的确 ,一位出色的小说家必须拥有匠心之魄 , 懂得落笔之术 ,能够善用撼人的开篇艺术 ,以一股 冲天之势直入读者内心 ,使读者欲罢不能 。 寓言式 短篇小说《山椒鱼》是井伏鳟二发表于《文艺都市》 杂志而蜚声日本文坛的成名之作 ,被日本高中教科 书所收录 。 整部作品可分为两大主线 :其一 、山椒鱼被困岩洞 ,自觉无法从洞中逃出 ,感到命运的孤 独 、悲苦的心境描写 ;其二 、山椒鱼故意将青蛙困于 岩洞 ,与青蛙对立直至和解的对白描写 。 双线合一 共同构成小说叙事的基本结构 ,叙事连续而又相对 独立 ,使得作品呈现富于张力的微化特征 。 小说以 “山椒鱼很伤心”作为开篇首句 ,为整部作品的基调 埋下悲情的伏笔 。 将拟人的修辞手法运用于作品 的开篇首句 ,摒弃了传统小说在开篇通过叙事者之 口交代时间 、地点及人物的固有模式 ,巧设悬念 ,勾 起读者的好奇心 ,激发读者的阅读兴趣 。 通过叙事 者“我”一步步叙述与山椒鱼的独白交替进行 ,实现 视角的不断转换 。 《山椒鱼》叙述者“我”并未进入 故事情节 ,不充当故事情节中的任何一个角色 ,然 而在青蛙出场后叙述者“我”以请求的口吻与读者 展开对话 ,“我还想向大家提出一个请求 ,请你们不 要轻视山椒鱼这种埋头于尝试的精神” ,这样的叙 事打破原有叙事结构的流线 ,给读者带来现场感和 别样的审美感受 。 作品通过叙事者的讲述 、山椒鱼 的独白 、叙事者与读者之间的对话以及鱼蛙的双声 对峙构成小说的复型叙事结构 ,实现了叙事结构中 的局部陌生化的联动 。 作家通过视角的不断转换 将小说高潮一直延宕至作品结尾 ,渲染出高潮和结 局迟遇的延宕之美 。

(二)《遥拜队长》受伤经纬的跳宕 战后代表作《遥拜队长》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为 题材 ,从现代的客观视角对人物进行精致的阐释和 分析[4 ] 。 小说以对方言的阐释作为整个故事的开 端 ,通过叙事者的叙事 ,精神障碍者冈崎悠一形象 跃然纸上 。 复员回乡后日常生活描写可以分为冈 崎悠一与其母的交集 ,冈崎悠一与同村人的交集以 及冈崎悠一与异村人的交集三大部分展开 。 通过 同村人对悠一的理解与同情以及异村人对悠一的 怒骂等叙事讲述冈崎悠一的生活困境 。 关于冈崎 悠一受伤的经纬 ,村里人有各种各样的猜想 ,关于 神志不清方面的猜测既有认为是冈崎悠一在马来 战场上染疾而致 ,也有人认为是先天遗传梅毒所致 等 ;关于腿瘸方面的猜想 ,有人认为是打仗受伤所 致 ,也有人认为他在部队过于注重言传身教的形 式 ,在与人厮打过程中造成的 。 作品迟迟没有使用 叙事者的特权解开受伤之谜 ,目的在于给整个故事 埋下伏笔 。 直至栋次郎的弟弟与十的登场才让读 者知晓受伤的根源所在 。 关于冈崎悠一受伤的经 纬至此以插叙的手法实现了跳宕 ,让读者获得一种 久违的新鲜感 ,体验到一种随之而来的延宕之美 。

、结语

文学叙事从来离不开叙事的手法 ,文学叙事的 三技法 ,即叙事语言 、叙事视角 、叙事结构 ,三要素 相辅相成 、互为作用方能实现叙事的张力 。 从井伏 鳟二小说的代表作《山椒鱼》 、《遥拜队长》中的独 白 、对话中的诙谐考察作品的荒诞之美 ,从叙事视 角中另类人的精神突围考察作品的悲情之美 ,从复 型叙事结构的微化 、跳宕考察作品的延宕之美 ,通 过另类人角色的设定 ,形成阅读中的陌生化 ,从而 产生反讽 、隐喻等功效 ,以“三美”建构起井伏鳟二 小说的美学三向度 。 通过陌生化的美学视角对井 伏鳟二的代表作展开系统研究 ,既可以帮助读者进 一步加深理解井伏鳟二作品中所凝练的艺术高度 , 也为改变传统日本文学研究中重文本 、轻理论的固 有模式 ,有利于拓宽日本文学研究的思路和方向 。

[参考文献]

[1]曹顺庆 ,李天道 .中国美学范畴丛书 雅论与雅俗之辨[M ] .南昌 :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2017 :139 .

[2]秦野一宏 .井伏鱒二 に お け る 〈悪意〉 の 問題一『山椒魚』 を 中心 に [J] .海保大研究報告 ,2015 ,60(1) :9 - 10 .

[3]段炼 .视觉文化与视觉艺术符号学 艺术史研究的新视角[M ] .成 都 :四川大学出版社 ,2015 :107 .

[4]小菅健一 .「遥拝隊長」論ー形象化 さ れ た 戦争 と 〈運命〉 の 縮図 ー[J] .山梨英和短期大学紀要 ,2001 ,36(0) :1 - 16 .

 

 

 

 

本文由江教育学院学报整理     

期刊简介

主管单位:黑龙江省教育厅
主办单位:牡丹江教育学院
国际刊号:ISSN 1009-2323
国内刊号:CN 23-1462/G4
刊期:月刊
开本:大16开
语种:中文
发行:全国公开
(2019版)复合影响因子:0.117
(2019版)综合影响因子:0.035
创办日期: 1983年
刊社地址:黑龙江牡丹江市华光街476号
投稿邮箱:mdjjyx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