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教育学院学报

首页 > 杂志订阅 > 相关论文

阿多诺文化工业批判的内在建构分析

  

 

摘要:阿多诺的文化工业理论作为一种重要的文化理论,是对资本主义发展中出现的新的文化现象的集中概括和深刻反思,极具批判性,并对西方文化事业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虽然这一理论在今天看来略显偏激,但面对多元文化的发展现状及社会效应,再审视阿多诺的文化工业理论,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对其进行客观评价,对当今世界文化发展来说仍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阿多诺;文化工业理论;特征;评价;启示
一、文化工业理论提出的历史背景
“一切划时代的体系的真正内容都是由于产生这些体系的那个时代的需要而形成起来的。所有这些体系都是以本国过去的整个发展为基础的”。[1]同样,文化工业理论的基本内容和特征也是这样产生和形成的,它是一定历史时代需要的产物,并且是以资本主义过去的整个发展状态和运行规律为基础而日趋发展起来的,具有深刻的社会历史背景。阿多诺生活的年代正是资本主义迅速发展的重要时期,西方社会经历着深刻的变革。经济上,一战爆发后,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矛盾日益凸显,引发了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这场危机迅速从一国扩展到整个资本主义世界,造成空前的经济颓势,但经济萧条下科技革命却日益崛起并飞速发展,使资本主义世界迎来了一些新局面:生产力水平的提高,激发了社会生产力的复苏。同时,文化消费逐步呈现出娱乐化、商业化的倾向。政治上,希特勒组织登上历史舞台,推行法西斯专政、极权主义猖獗。为了挽救处于风雨飘摇中的资产阶级统治,将无产阶级革命封杀,资本主义需要一种高度统一的文化管理模式,以加强对意识形态领域的控制,巩固统治地位。文化上,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生产力极大提高,实现了传播媒介的革新:电视、广播等新传媒工具出现,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击着整个文化领域,最终促成以高效的工业生产方式制造文化产品的新行业的诞生。综上所述,在资本主义迅速发展的时代里,人们一方面尽情享用资本主义发展带来的好处;另一方面资本主义发展自身的矛盾也日益剧增,主要表现为:贫富差距悬殊、资本和劳动的矛盾激化、通过启蒙而形成的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等问题日益冲击着这个社会,使其操控世界的方式发生转向。由原本的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转向更深层次的心理、文化控制,这种控制是通过技术理性、工具理性实现的,致使理性成为束缚人们进一步获得自由的绊脚石。故以阿多诺为代表的法兰克福学派掀起了一场对理性的批判和反思潮流,目的在于使启蒙卸去枷锁、获得新生。
二、文化工业理论的主要特征
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这本书中,以整个资本主义的发展为基石展开对文化工业的论述。深入解读文化工业的定义,将文化工业的技术化、标准化、商品化特征剖析得淋漓尽致,表达了对文化工业欺骗性的尖锐批判、隐含了他们独到的反思。第一,文化工业呈现技术化。在《启蒙辩证法》中,阿多诺认为,科学技术的产生与发展,使现代资本主义的文化成为一种工业———工业文化。换言之,文化工业的出现与科学技术的崛起是不可分割的。这种不可分割性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进行式,即“现代科学技术为文化工业产品的传播提供了现代化的载体”[2]。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社会生产力极大提升,进一步加速了科学技术变革的步伐,使得电视、广播、电影等电子传播媒介出现并繁荣发展,即新技术的发展无疑拓宽了文化工业的传播方式。文化工业产品以更加生动、娱乐的形式呈现在大众眼前,使“一个人只要有了闲暇时间,就不得不接受文化制造商提供给他的产品”[3],这足以说明:文化工业的发展搭乘了科学技术这艘快艇,使人们被迫充当乘客,开启一场“思想之旅”。而这一发展带来的不仅是文化工业产品类型日益丰富多样,还有传播载体的日益先进。二是将来式,即文化工业的发展还必须依靠经济和现代科学技术的支持。“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因为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生产力水平才得以提高,文化本身才从通俗的文化转变为真正意义上的商品,实现了它追求盈利的目的,成为工业文化;加之获得了经济、科学技术的支持,进一步使文化工业产品空前规模的大生产成为可能。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没有科学技术的进步,可能不会有文化的工业化。毋庸置疑,阿多诺把“技术对文化的影响称为文化的‘技术化’”,[4]是有理可证的。他批判地指出:正是科学技术让人的理性日益变成纯工具化的思维,进而使工具理性渗透到人们生活的每一个领域,尤其是文化领域,又反过来控制人的思维。第二,文化工业呈现标准化。作为21世纪西方著名的哲学家,阿多诺以其高度的辩证思维能力和敏锐的洞察力深刻分析了文化工业的标准化特征。伴随西方社会基本进入工业化时代,其社会面貌与历史痕迹相比发生了深刻变化。不仅表现在物质生活领域,还表现在人们的精神文化领域:社会经济的发展、科学技术的进步、尤其是大众传媒技术的更新,使文化创造日益转变为文化生产,这一商业模式导致文化产品带有同一性的烙印,体现出工业生产般的标准化特征。但是这种标准化的文化工业所造成的最直接、最难以弥补的结果就是人的个性的丧失、风格的僵化和创造性的泯灭。即“在文化工业中,个性就是一种幻象,这不仅是因为生产方式已经被标准化。
个人只有与普遍性完全达成一致,他才能得到容忍,才是没有问题的。”[5]这就是说,在文化工业中,无论是生产方式还是欣赏角度,都是趋同的、虚伪的,真正的个性化根本无实现的可能。第三,文化工业呈现商品化。阿多诺认为,自文化工业诞生之日起,其本身就带有商品拜物教的特性。基于统一的交换价值原则,文化工业商品进行市场交换。换句话说,文化工业的目的在于持续不断地生产其所需要的商品,以这种高效生产、艺术缺失和廉价出售的商品来迎合已被俗化了的消费需求和乐趣,进而持续不断地“培养”文化工业所期望的消费者。这种以追求利润最大化为唯一目的的文化工业,到处都充斥着金钱的铜臭味。在这里,文化创造已不再是目的,而沦为资本主义获取高额利润的手段。文化商品的大批量复制生产、消费,使人们精神生产异己化,丧失了精神生产的创造性,本质上与一般的物质生产无异。而“精神的真正功劳在于对物化的否定,一旦精神变成了文化财富,被用于消费,精神就必定会走向消亡。”[3]因此,阿多诺认为,追求启蒙进步所付出的代价———文化工业,并没有使人们获得真正的自由;恰好相反,却使人们更加被动地紧紧束缚在文化工业的枷锁中,逐渐走向精神上的消亡。
三、文化工业理论的评价
阿多诺关于文化工业理论的阐述、批判引起了广大人民的深刻省思。文化工业理论“旨在解构‘启蒙’及盛行于现代工业社会中的理性文明”[3]。作者认为文化工业是启蒙理性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必然阶段,是启蒙精神自我毁灭的具体表现。一方面,它是资本主义商品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文化工业所造成的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的失衡,使工具理论取得了在文化领域的控制权,使文化沦为商品,沦为资本主义获利的工具和手段,并由此失去了其自身的自觉性和创造性,走向俗化和僵硬。另一方面,文化工业也是科学技术崛起的产物。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使劳动生产力骤然提高,人们脱离了物质贫穷。而社会化的大发展,又使人们陷入了对物质财富最大化追求的漩涡,金钱至上日益成为大众的价值取向。人沦为纯粹的经济动物,再也找不到自己的精神家园,精神迷茫与物质渴求达到极端失衡状态,日益发展为马尔库塞笔下“单向度的人”。所以说,文化工业是“技术进步的伴生物”。霍克海默和阿多诺对文化工业尖锐的批判与独到的反思,揭示的是技术理性、工具理性统治人的真相,批判的是文化工业造成人们的精神缺失和个性泯灭,目的是引起人们对文化发展的深刻反思。但是,霍克海默和阿多诺对文化工业的批判与否定太过完全、彻底。他们在对文化工业进行分析与研究的过程中,没有对其在促进文化发展走向民主化、平等化的进步意义做出积极地评价。
换句话说,他们没有从客观现实出发分析文化发展的自身规律;没有意识到文化从个人向大众普及的过程也是社会日益向平等迈进的历史性标志。尤其是在信息化的时代,文化的大众化进程某种程度上代表了民主化的进程。当然,这种极端化的认识与阿多诺本身作为一名杰出美学家是紧密相连的,但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对文化工业的批判受时代局限的影响,以致无法对其做出全面的认识。
四、文化工业理论的启示解读
《启蒙辩证法》,研究文化工业理论给人以深刻启示。总的来说:这既是一个学习文化知识的过程;也是一个锻造辩证思维能力的过程;更是一个树立科学价值观、人生观的重要过程。对于文化工业理论,要有一个全面的认识,就必须坚持实事求是的态度,既看到它在当时的社会历史条件下对人们精神和个性绑架的消极作用,也应该把它置于历史新陈代谢的长河中,看到它在人类文明进程中推动文化发展的积极作用,对此作出客观公正的判断与评价。展望未来,应以史为镜,尤其需深刻反思这样一个问题:在社会工业化的推进和人类文明的演进过程中人类到底失去了什么?纵观人类社会的整个发展过程,任何一样东西、一个历史事件,它的出现和发生有益处自然就会有害处。因为不管是什么,他们的发展都遵循这样一个规律:即发展到极端就必定会走向自己的反面。同样,面对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人们也应该运用“综合性”的思维方式去认识它。“执其两端”,即不仅要看到事物这一端的益处,也要看到其另一端的害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正处在发展与挑战并存的重要战略期,应该树立全局意识、认真分析国际局势,让有利因素推动我国向更好、更快、更稳的方向发展。同时,更应该迎难而上,将不利因素转化为有利因素,为我国的发展创造更广阔的前景。诚如鲁迅先生所说“见事太明,遇事则暗”,在行动时反倒会畏手畏脚,不够果断。因此,通过对文化工业理论的认真解读、深刻剖析,应意识到:正视事物的害处是应该的,但不能太过偏激,否则容易影响前进的勇气、导致事倍功半。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4.
[2]孙超.论阿多诺对“文化工业”之批判[D].济南:山东大学,2010.
[3]霍克海默,阿道尔诺.启蒙辩证法[M].渠敬东,曹卫东,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
[4]吴亚南.阿多诺文化工业批判的内在建构分析[D].汕头:汕头大学,2005.
[5]王晓升.文化工业究竟是如何欺骗大众的?[J].社会科学家,2015,(11).
 
 
 
 
 
 
 

期刊简介

主管单位:黑龙江省教育厅
主办单位:牡丹江教育学院
国际刊号:ISSN 1009-2323
国内刊号:CN 23-1462/G4
刊期:月刊
开本:大16开
语种:中文
发行:全国公开
(2019版)复合影响因子:0.117
(2019版)综合影响因子:0.035
创办日期: 1983年
刊社地址:黑龙江牡丹江市华光街476号
投稿邮箱:mdjjyxb@163.com